吱地逃走了

虽然我是个傻白甜作者………碎月下一章就进主线了………大家不是看过夜半太太的视频才过来的么………(/ω\)

【钤光】碎月(6)

陵光已睡了一下午,被公孙钤和衣抱着,却又沉沉睡了过去。
再醒来时已是早晨,公孙钤果然已不在身边,陵光随手穿好深紫色的便服,敲了塌边两下,一个黑衣蒙面的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帐中。
“王上。”
“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?”
“还没有进展。”
“嗯,你去吧。”
陵光起身整理肩上的头发,一转身看见那人还未离开,给了他一个疑问的眼神。
“王上,公孙钤说谎了,他是收到您被裘将军救下的消息后才离京的,需要我让人盯着他吗?”
“是吗。”陵光捉起有些纠乱的发尾,“不必了,谁没有一点秘密,能不说一句谎话呢?我知道他是谦谦君子公孙钤就行了。”
“王上,朝臣也不皆敬公孙钤为君子,他忘恩负义,将自己与裘家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,有人说这非君子...

我就是很好讲话啊,有评论让我继续。我就继续更文了

【钤光】碎月(5)

公孙钤行事谨慎,哪怕是行凶也不会允许自己因慌乱留下差错。他记得清清楚楚,墨阳剑精准地刺进了裘振左胸,甚至听到了大量血液沿着刃侧的血槽涌出的声音。
裘振死了,毫无疑问。
那现在抱着陵光走来的人是谁?

“公孙钤!”陵光叫他。
裘振走进铺着长绒毯的毡帐,将陵光放到主座上后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。
“王上。”公孙钤回过神来,目不斜视半跪拜下,“臣在王都都到消息王上遇险的消息就赶了过来,朝中之事已安排妥当。”
陵光稍稍偏过头,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带走了朝中大臣,又出事让你忧心赶来,怕是让你为难了吧?”
“秋猎事宜是臣一手操办,是臣疏忽大意安排不周,才导致王上有此意外。”
陵光低头看低头跪在他座前的公孙,心里忍不住有些发酸,这...

【丕奕】小段子*2

“子桓,你看我家奕儿怎么样,以后让他做你的属臣如何?”曹操举起酒杯的动作停了一下,有些探究地望向郭嘉,怎么看也瞧不出那张笑脸有什么异常,仿佛只是开了个普通的玩笑。被郭嘉举到曹丕面前的郭奕涨红了脸,因为刚刚换了门牙还没长出来,紧闭着嘴。曹丕看向郭嘉,眼神里的疑惑和他父亲一模一样。“他还小……”曹丕能感觉到背后父亲的视线,准备谨慎地婉拒,一抬头看见小小的郭奕藏不住的期待,转了话:“等他大点就跟着我吧。”
郭嘉从不插手曹操家事,更不沾嗣子那趟浑水,两人间无需遮掩,事后曹操直言就问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郭嘉手肘支在窗台上,笑得温情又无奈,“哪是我,是奕儿的意思”

曹丕年少就在军营里磋磨,脸黑不说还老拉着,...

没……没有毛圈圈了ಥ_ಥ
还是七代的公嗣最美

可爱!!!开心!!!
超喜欢“写了笨拙的诗给你”的梗
才华哪比得上情意动人呢

就是條會走的海豚:

P1  @吱地逃走了  

P2  @斯是陋室 

產點昭禪糧~

356里面刘禅的天赋是细剑,但是加完所有连击技能就会出现一个可以加上的:枪天赋
哇地哭出来,这是我们子龙带出来的孩子啊

视频素材来自真三国无双6和7

背景音乐是一首很特别的歌,将进酒词好,演唱的陈涌海也是奇人,合在一起让这首歌特别潇洒,一直想剪给曹老板

由于词作的年代,导致歌词和视频有一些违和的地方,请见谅,主要听听曲子中恢宏的意气吧。

【祭酒这个老板创设给郭嘉的官职,名字真的很浪漫啊

视频加载不出来就点这个-> 【真三】【曹操】【少量曹郭】将进酒 || 曹操向柿子讲那些年的那些事和那些人

一起喝酒的攸嘉!!!北极圈cp也有有粮的一天!!赶紧出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