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地逃走了

lofter开打赏功能了?我是不是可以在这边发原创了

据说公嗣每次去看完爹爹的时候都会在这里停特别久

我们公嗣是不是也是被他们爱着的

我还是最喜欢357的公嗣,自己剪视频找了两个小演员来剪都没有357公嗣的感觉。
他温柔到柔软,又理智到冷酷
那个公嗣就像一个梦,迷迷朦朦谁也看不透,虽是看不透却又那么多人相信那是个美梦
伯约大声疾呼的梦,星彩悉心守护的梦,子上一饮如慕的梦。
但那当然是噩梦,他的一生,对他自己而言是个噩梦,对于川地的臣子将士,先去的创业人,都是噩梦。
黑暗漏出迷雾,是那些爱他的人偏要自欺欺人。
我也自欺欺人,说他一身沉重金玉、血色锦绣、空洞纹饰的华服,多好看啊。

“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。”地藏菩萨的句子。地藏的传说有挺多,我还是猜导演用的是金觉乔化佛的典故。
金觉乔是新罗王子,醉心佛法,在九华山“岩栖涧汲,闭目石室”苦行修炼。
据说李白赠诗与他“赖假普慈力,能救无边苦。”
………好嗑!

【开封奇谈】【包策】陶姬(2)

“明天陛下希望我带她入宫,想要见她一面。”
“你们两人小心就好。”
公孙策转头去收拾书籍,有些随意地说。
包拯却看着他的后背笑了出来,他们三人就像是真的家人。

“你就是小豆沙?”
小皇帝问阶前怯生生的小姑娘。
豆沙没有说话,转头去抱包拯的腿。
“陛下见谅,她从小长在萤乡,我与先生带走她之前,从没有她母亲以外的人与她说过话。”
皇帝闻言摆摆手,“朕知道她幼时苦,昨晚朕与母后说了她的事,母后希望认她为义女,这样她就是朕的义妹,看谁还敢欺负她!”
“陛下,微臣倒觉得豆沙需要的并非是尊贵的身份”包拯捂住女孩的耳朵,“她需要的是真相………臣会将她的父亲,那个恶毒的罪魁祸首找出绳之以法。是以恳请陛下允许臣继续追查萤乡遗案!...

【开封奇谈】【包策】茯苓(9)

“嘶……”
天机凝魂丹失效,展昭‘活过来’的时候只觉得颈后火辣辣地疼,像是被野兽抓伤。
如此看来,大人的假死潜入计是成功了。
他屏息了半刻,确认所处之地一片安静没有一点动静,才慢慢睁开眼睛。
所见似是地下,潮湿的石壁上架着油灯,无门无窗只有一道向上的石梯。
他小心地坐起半身,才发现自己与其他尸体一起被整整齐齐地排在地上,可整个地下大厅里并没有什么尸腐的臭味。
展昭看了一下四周被清洗干净、换上白色素衣的尸首同伴们。
愣了一下,低头。
发现自己也是同样的一身白色,连下身也是裤子也被换成了崭新的白色……
这次为了破案,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等把先生带回去,一定要他补自己一顿大大大大全鱼宴!
某猫咬牙握拳。
展昭平复情...

【开封奇谈】【包策】茯苓(8)

“能找到那些被盗的尸体的,也只有尸体!”
“大人你是说?”展昭迅速明白了包拯的意思,“天机凝魂丹?”
“不错,我整理了开封周遭所有城镇的卷宗,尸体遭窃并不是只有京城,他们没有停止盗尸,只是因为惊动了开封府而转移了作案地点。”
展昭扫了一眼包拯身后堆成山的文书,想来王朝马汉累垮了驿马就是搬来的这些东西吧。
如果先生知道了,一定会很欣慰的。
展昭心里说,有点想笑,但喉咙苦得厉害竟是如何也笑不出来。
“我算过了,他们再出手的时机就在明晚,我只要提早赶到城西百里外的沪溪镇,然后变成‘尸体’…”
“大人,太危险了,装尸体的事还是让我去吧。”
“不必,寻找真相自然是危险,这次我不会让任何人代替我去承受了。”
“大人,在陈州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