吱地逃走了

【刺客列传】【钤光】【仲孟】芳辉局(1)

注意!
cp只有标题上两对!年龄操作有!




“如若当真诚心联盟,就将贵国公子嫁至天枢——”
苏瀚话没说完,右侧轻甲的少年抖腕抽出长剑,剑鞘落地声后天璇朝堂一静。
少年将军握着开刃的重剑,稳稳得举在苏瀚肩上,直逼咽喉,让苏瀚浑身僵住,一动也不敢动。
“收回你的话。”
“裘振!”站在前排的御史大夫魏玹辰大惊,见劝不动裘振便转向其父上将军裘天豪“裘将军!”
裘天豪挑起眉毛,慢条斯理地清了清嗓子,“苏大人小心,天璇兵刃不及天权,倒也并非无锋。”

裘振因朝堂失仪获罪,被押回将军府思过,押送的侍卫将他送到府门便告退了,毕恭毕敬全没有押送之意。
迎门的小厮拉开门,附耳上裘振说了一句后院有人相待,裘振慢下了步子,摩挲着手中短剑。
后院的桃树开得正好,树下的少年也正在桃灼之年,两颊丰润饱满,五官精致,灿烂生光,少年看到来人,露齿一笑,满树的桃花生生成了这幅春日盛景中的陪衬。
“裘振!”
“公子。”
裘振从小在军营历练,和刀枪剑戟打惯了交道,年纪轻轻领了骑营校尉之职,就长成了一张不苟言笑的脸,只有面对一人时有所软化,天璇王独子,天璇世子,陵光。
“听说你今天在堂上拔剑了?”
“嗯。”
“因为苏瀚那老匹夫让我嫁去天枢?”
“是。”
“为什么?”陵光第一次如此不介意好友的少言寡语,笑意逾深。
“天玑强盛,天璇不得不防,与天枢联盟势在必行,但绝不至于送质子取信天枢的地步!苏瀚之言无疑是藐视我天璇国力。”
“还有呢?”
“公子是王上独子,嫁给天枢王数年之后,便是让天璇王屈居天枢王之下,荒谬之极。”
“你说的没错,”陵光收敛笑容转过身去,“苏瀚想借由此举,让天枢主导两国联盟,但若成行也未必真能如他所愿。天枢与天璇大不一样,父亲软弱,但我自幼代理朝政有丞相和御史辅佐,两位大将支持,是以上令下达。但天枢王被国内世家架空,全无权柄,诸事皆由世家做主。若我…”
陵光咬牙说下去
“若我嫁给天枢王正是打破这一僵局的机会。有天璇撑腰,天枢王能与世家对峙;立起一个依赖天璇的天枢王又能牢牢把控联盟。天璇富足而兵马势弱,把握联盟势力极为重要。”
“是我……无知了。”裘振抬起头怔怔地盯着陵光的背影。
“不怪你,其中关节确实复杂,现在你都知道了还会阻止我嫁去天枢吗,”陵光回过身来正对上裘振的目光,“裘振,你会不愿意我走吗?”
裘振看着陵光,无言许久,按下目光重重地跪了下去,膝盖扣在青石板上清脆的声音震动,在沉默中格外明显。陵光愣住,被钉在当场,一动也不能动只有眼眶悄悄泛红。
“裘振,我在问你,你当庭拔剑,不为了天璇,你的私心是否不愿我去天枢?”骄傲如陵光,第一次这么小心翼翼地问,可跪在地上的人只是低声回应。
“臣,并无私心。”
风过吹落桃花,少年春光里的心事随着那一跪也被打落在地,安静地裂得粉碎。
陵光离开裘府的时候裘天豪正回府,看见陵光,笑眯眯地打了招呼,没有君臣隔阂反倒像是亲近的长辈。
“公子勿扰,我和魏玹辰那老家伙说了,天璇虽无铁器战马,还有铮铮铁骨,就算要独抗天玑也断不会让公子做不想做的事的,天璇举国还能护不住自家世子吗。诶!公子!陵光啊你这是去哪?”
陵光往外走,并未搭理他,裘天豪往里看见朝门口跪下的裘振,不明所以地觉得事情哪里不好了。

陵光前去天枢的车驾在十日后启程了,苏瀚骑马得意地行在最前,校尉将军裘振随行在车侧,御史大夫魏玹辰在车内替陵光倒了一杯清茶。
“我此去,父亲与天璇就要拜托你们了。”
“公子言重了,若有大事我等自然送书信至天枢由公子决断。”
“不必多言,父亲软弱,我年幼时就由你们辅佐在侧,忠心,我从未怀疑。”
魏玹辰奉上茶杯,“践行之酒自然有裘小将军来进,微臣便用一杯茶祝公子一路顺风了。”
陵光接过茶浅嘬,苦得难以入口。
“公子千万保重。”
“嗯。”清茶饮尽,歧路已然在前。

车驾出城后与一人一马背向而过,马上一身蓝色单衣的青年正要投往先人故旧、朝中为官的御史大夫。

天枢都城,世家之人正大谈苏瀚出使顺利,让天璇送来世子嫁给王上,在联盟中被天枢压了一头,金座上的男孩听得漫不经心,他身旁的通事舍人暗暗轻笑。


评论(17)

热度(105)